清烟渺怀

上帝说要有光。

© 清烟渺怀 | Powered by LOFTER

上午上课的时候突然想起昨晚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...是这样的...昨晚梦到我们几个去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玩。刚开始玩的挺开心的,后来发现了一个入口(?)大家就很有兴致的想要去探险...很蜿蜒的路,但有很多户人家 ,那里的人也挺热情好客的,玩到了一起...之后我发现我落单了- -他们几个不知道去哪里了。我就处于一种很紧张的状态,周围的环境给我一种怀着巨大恶意的压力...还有一拨人好像在针对我预谋着什么。我想他们应该不可能先走啊,于是给他们打电话...惊恐的来了,我拨过去接听的是本地人,还是有交谈过有印象的...联系不上他们...在经历了漫长的 空白之后我发现自己处于一个...

午睡的时候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。梦到我和我姐在水边投喂一种小动物,跟海獭好像,就海洋之歌里萌萌哒小动物~奇怪的是,有三个头连一起的的三胞胎,以及单个的...然后他们吃的食物五花八门(感觉什么都吃...但是最喜欢吃棕色的面包,面包还是一块一块连在一起一大串的(什么鬼...喂那个三胞胎的时候必须要按从左到右顺序,而且明明吃了三个头都吃了但是是按一个头吃的效果来算...喂到最后,小动物们都吃得差不多了,我就很遗憾没法再喂-_-然后,检查卫生的来了...醒了,一看表,赶紧起来去上班以及想说上班之前剪个手指甲也没有达成

荒诞梦

从日升睡到日落。现在还半死不活。
做了个梦,一家三口被追杀,只是最后一幕,为什么会掏出手机来拍碑文。
以及追杀的人到了我一直在跟自己的衣服抗争,嗯,袖子没穿好,梦里死命扯袖子。以至于刀光剑影中,余光瞥见一人来袭,身侧武器却未能拔出,然后醒。
就刚才不久。手没摆好。

梦到高中同学一男一女来找我寝室里找我。。男的洗头洗到一半,一进来就说要洗头。。我向室友借水,让他先洗着(彼时彼刻一直纳闷这货怎么进来女寝还知道我的寝室号=_=)然后等我打完水回来,发现室友换成高中室友了⊙﹏⊙最奇怪的是相携而来的这两位根本不认识对方啊啊。一个是高一同桌,一个是高二分班后认识的=_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