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烟渺怀

上帝说要有光。

© 清烟渺怀 | Powered by LOFTER

散散步就度过的下雨天

四月在失眠中过去了,五月的梦做的非常慌张。
以前会叹息有人走了,虽然后来又回来了,便慢慢地觉得人来人往只是缘分。
梦到初中朋友,一个已经签了国企自嘲坐等退休的女中豪杰(?)考了研...怪纳闷的,可能也是每个人的人生轨迹越来越不同,在独自扩张的同时发现旧朋友和自己相交的区域比例越来越少,也越来越淡。下意识的有了划分。也可能是脑补过度。
马上要租房,要答辩,要考试...龙卷风一样的未知开始初见端倪。
所以的一切不过是等待。

以我的情商肯定handle不过来这些人的,还是敬而远之的好,同类生活在一起更自在。一直被压制到最后胸口哽着一口老血,日子久了,吐也不痛快。各种情况,事后都在想为什么当初那么怂那么懵。我拥有的我自己去衡量。得失样样计较未免太过愚蠢,我所钟意的舒心就行。以及群众的眼光与看法是会随个人所处社会地位和群众基础而变。
想有个毫无保留,诚心诚意,志同道合的交流者出现。大海捞针吧。

发烧的未来

觉得自己是一个合格的树洞,也没有非倾诉不可的事迹。
早上去乘车时,看到小学生排成长队,队伍前面好多辆大巴车,咦!春游...幻想着自己变小换上校服排在队伍,路过了小朋友们,坐车到了医院,路上可真堵啊...出乎意料的是医院人蛮少的,也算是堵车带来的好处?这次超级nice的医生不在...值班医生看了伤口后说不用再来了,然后给我包扎了伤口,终于好了我也是蛮开心的...
最近两天看了房租,诶这是个伤感的故事,不提也罢。
越狱要回归了,期待T-Bag的演技...Byplayers这周要完结了,我的大叔们和forever young...

后门桥头俨然成了拍照景点,以及今天又忘记带牛奶了_(:зゝ∠)_

我这个人,不善于交际又沉迷于此,仿佛什么都可有可无但是有什么都想要拥有,可是怎么可能呢

1 / 52